“最好的任天堂开关本地合作社游戏 -最好的任天堂切换游戏4岁”

虽然对于已经发布的游戏来说,在新3DS和新3DSLL上运行并不会有速度加快或者图像变清晰等效果。但是以后发售的游戏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此外,由于CPU性能的提升,在新3DS和新3DSLL上可以实现过去所没有的新功能。《异度之刃》就是一个例子。本作原本是2010年发售在Wii平台上的作品,由于3DS机能的原因没有移植。但是在新3DS和新3DSLL的CPU性能提升后,《异度之刃》将作为新3DS和新3DSLL的专用游戏进行重制,预定在2015年发售。

进入2017年,“吃鸡”的大逃杀玩法成了源于PC平台最火热的游戏概念。在此之前,将“磁爆步兵”作为新屠夫角色的“杀鸡”游戏也曾靡一时。制作人Mathieu Cote在介绍自己的游戏时总会用“捉鬼游戏”来诠释《黎明杀机》的魅力,高端一点的说法就是“非对称游戏(Asymmetric Gameplay)”。这种游戏的魅力源头在于,如果回顾童年时后院里小伙伴们的游戏,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非对称游戏”,不论是“捉迷藏”还是“红灯绿灯小白灯”,玩家对多人游戏的热衷也就源于此。

[35]  任天堂是第一个在游戏机手柄中加入震动功能的厂商,早在1997年他们曾为N64推出过手柄震动包配件, 以及对应震动功能的《超级马里奥64》。而这次Switch引入的HD震动则会再次改变游戏手柄。[35]  “HD震动”的技术原型来自日本一家名为MIRAISENS的科技公司,[35]  通过设备发送横波与竖波两种信号,经由皮肤传达至大脑后它们可以伪造出人被真实触碰的错觉——如果你闭上双眼,真的会以为是在被某种东西推揉。[35]  真实物体表面的纹理和粗糙度也能表现,就像在发布会上小泉欢晃所说,[35]  玩家可用手去感受杯子里放了几颗冰块。[35] 

NS,全名NINTENDO SWITCH,是任天堂游戏公司于2017年3月首发的旗舰产品,主机采用家用机掌机一体化设计。新机不锁区,支持1920*1080电视输出和1280*720掌上输出。港版NS于2017年3月3日发售,台版NS于12月1日发售。[1]这是前社长岩田聪最后一部参与开发的硬件产品,该产品将成为未来任天堂娱乐事业蓝图的中心。NS首秀获得强烈反响,预告片YouTube首日播放量超一千万回,一度登顶YouTube播放榜首,风头压过美国大选。[2]

我们还能在被WiiU兼容的外设上看到智能家居的影子。通过WiiU平衡板用户可以在主机上记录并生成一段时间周期内的体重报告。而与WiiU一并发布的WiiU计步器,可以将卡路里的消耗上传到主机上,用户不需要打开电视就可以查看这些报告或进行锻炼。这样的多设备数据记录的理念,当时几乎获得了和如今的智能穿戴设备一致的可用性,只是缺乏了智能家居的可自定义性。WiiU告别历史舞台的如今,智能音响设备却因如今的AI或智能的风潮,相对低成本地拿下了WiiU在2008年完成设计时看中的“客厅娱乐中心”的位置。

跳转 ^ Marc Sauter, Andreas Sebayang, Michael Wieczorek. Nintendo Switch im Test: Klack und los, egal wie und wo [Nintendo Switch review: Click and go, no matter how and where]. Golem Media GmbH: 7. 1 March 2017 [2 March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1 March 2017) (德语). The most interesting thing is that the operating system is not based on a classic Linux or Android, but on FreeBSD. The latter also takes Sony as the basis for the system of the Playstation. This avoids Nintendo’s licensing requirements for the Linux kernel, but can easily use Nvidia’s proprietary graphics driver.

自从去年3月首次上市以来,任天堂的开关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尽管它的在线聊天系统留下了一些不足之处,但互联网上的所有用户都对各种修改和修补有了创新。为此,我们所看到的一些油漆工作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但最令人兴奋的创新,以吸引我们的眼睛是由Thingiverse制造商内森贝克尔新的3D打印配件。不仅仅是任何3D打印设备,Becker的聪明加成使得Switch与标准智能手机兼容,有效地让Switch游戏超越了任天堂以前认为的可能。根据不断增长的粉丝群体,Becker的3D打印小工具使整个设置变得更加有用。最好的部分?作为一款完全畅通无阻的Thingiverse产品,任天堂开关手机Joy Con手柄可以根据需要进行3D打印和调整,所有这一切都来自于您自己家的舒适。

2018年1月底公开的第三季(截止至2017年12月底)任天堂财报显示,任天堂Switch主机已在全球售出1,486万台,游戏软件5,257万份。[95]主机销量已超越上代Wii U(自2012年开卖至停产为止销售量仅1,356万台),[96][97][98]在日本市场的销售量(截止至2017年12月底)达到了达340万7,158台,已超越Wii U于日本市场的销量总和(自2012年12月在日本开卖至2017年底的累计销售量为330万台)。[99][100]而上市首年的销售量更是超越了PS4(上市首年销售量为1,440万台)。[101]

任天堂Switch的处理器使用了NVIDIA定制的Tegra X1系统芯片及其内置的GeForce显卡,这是任天堂首次采用NVIDIA的处理器和显卡。此前任天堂的家用主机从任天堂GameCube到Wii U都采用了IBM的处理器以及ATI和AMD显卡。[2]根据游戏媒体的评测,任天堂Switch使用的Tegra X1处理器为20纳米制造工艺,有4核心ARM Cortex-A57架构中央处理器以及4颗ARM Cortex-A53架构处理核心;[21]图形处理器采用了基于Maxwell微架构的256核心CUDA,图形处理器会根据主机处于便携状态或插入底座的不同情况进行差异化运算,在便携状态下运算频率为307.2MHz,而插入底座后会提升至768MHz到921MHz。[22][23]主机内存为4GB LPDDR4。[24]

  Macquarie Capital Securities 分析师 David Gibson 称,从中长期来看,任天堂与腾讯的合作将促使中国的游戏发行商支持 Switch。腾讯在游戏领域的举动能够对中国其他游戏厂商造成影响力,再加上 Switch 的门槛相对较低,广大寻求出海、寻求更多平台机会的中国游戏发行商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新的主机。该公司一直寻找在中国扩张的方式,腾讯是一个可能的合作方,不过这些人士也提醒称目前还没有具体成果。任天堂曾希望在中国销售其 Wii U 游戏机,但最后放弃了该计划。

Needs separate settings for different kids. An hour per kid is better than three total hours. If the oldest kid does not share, he will take away the other kids’ play time. Also, a default setting for new accounts should be introduced. And a distribution of play time over the day would be an improvement (as Microsoft has for the Windows platform). It makes no sense to allow a kid to resume playing at 06:00h, if you want it to only play in the afternoon.

而到了PSV这代,改为PSV与PS4双平台发售的策略,难道是意味着掌机与 家用机平起平坐了吗?错了,其实只是将PS4的游戏水准拉低到PSV的水准而已!有PSV平台的《第三次机战Z》明显画质逊于没有PSV平台的《第二次OG》。这还算是较好的案例。像《秋叶原之旅2》、《生存档案》与《传颂之物》无论格局,画面都达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在大屏幕上完全无法接受。这种风气的普遍化,反而进一步损害到了家用机在日本的地位,拉低了家用机软件质量。如此一来,还有谁会愿意认真开发家用游戏呢?

  说道继承,Wii U当初的设想是作为一台主机,摆脱电视机的束缚,解放空间。如今Switch仍然强调了大量的户外使用,更用屏幕下方的运算彻底摆脱了电视机的束缚,进一步解放了空间。而多人同乐的概念,则是任天堂的传统,也一并继承了下来。虽然面对挑战,然而任天堂终究在这个消费市场整整10年都未曾有IT硬件重大创新的时代,拿出了不一样的东西。仍然拒绝了对第三方有利的X86架构,仍然孜孜不倦地鼓励玩家们真实地面对面社交同乐,甚至不惜冒着风险采用N卡里最前沿的移动端芯片,这一切,都表达出了这家老厂面对浮躁市场,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强悍气势。随主流?不,任天堂,是潮流的开创者。

I dont have kids. I wanted something to control my console in case of theft. Would be nice if you could lock the console and get location (via ip) and current ip from the system. I understand this isnt the intended use but considering my phone costs less and has much better security. Id think theyd add features like that

“Wii的成功无法只用转投任天堂的玩家数量来衡量,重要的是它把游戏机从小孩的寝室搬到了客厅中,并且让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进来,而这个宝贵的位置正是索尼和微软想要占领的地方”。在Wii时代,任天堂希望“自己的主机能够服务家庭里的全部成员,让他们每天都会去使用”。于是,Wii成了一款能够24小时开机、安静且小巧的主机。“客厅娱乐”成了工业设计中的核心,无论何时你都不会听到Wii发出风扇转动的噪音。但成功扩大游戏人口之后的问题在于,如何做到“用户留存”?对于这些新用户来说,当任天堂主机与电视、视频设备出现冲突时,游戏机能不能成为最终留在客厅的设备中的核心,甚至超过电视的重要性。

  第二个原因,市场营销策略。这一点是任天堂的新任CEO君岛达己提出来的。也许是旁观者清吧,财务出身的君岛达己提到对普通人而言,Wii U和Wii实在太相似了,从命名到造型到游戏到全球营销宣传,都让人觉得Wii U是Wii的一个同时代产品。大家别忘了Wii席卷全球时,很多Wii玩家都是新增长的轻度用户。他们对游戏的理解和坚持都处于一个边缘的状态,也不太会主动更新对游戏市场的认识。所以Wii U到底和Wii有什么区别,要不要再多买一些游戏去体验一下,他们就没有那么热衷了。这些轻度用户在对体感感到厌倦,又缺乏“新意硬件”刺激的情况下,不再出手购买。Wii U的销量相比Wii,自然有如潮来潮去了。这是任天堂在通过营销来制造“用户认知”上犯的一个巨大的错误。

“客厅时代”的来临显然远远晚于三大厂商的预期,如今的用户更多地将娱乐需求寄托在移动设备上。PSP发布的前一年,新上任不久的岩田聪曾发出感慨:“将来我们也许会有能力把GameBoy和GameCube的技术结合起来,放到一台主机中。这台主机将会小巧轻便,具备可长时间续航的电池,而且价格会很低”。此前这一梦想不乏挑战者,但它们无一例外都受限于机能、体积、功耗的限制。Switch发布前得知泄露设计理念的消息笔者曾开怀大笑:“不能把主机塞到掌机里,任天堂索性直接把掌机连上电视当作主机了是么?”,这也成了当时笔者对Switch感到失望的重要原因。

假如任天堂将WiiU定位为“完全版的Wii”,那么早在Wii的生命中期就应尝试推出这款新设备。但当时Wii过于火爆,即使在生命周期最后一年仍能通过圣诞促销单月卖出39万台(Switch的北美首月销量是90万台)。如果任天堂及时变革,跳出主机的世代思维,那么就很有可能像iPhone4之于3GS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当然,这样做绝对是打破规矩的行为。再者,iPhone的硬件更迭不涉及软件兼容上的问题,至少再更新两代固件才会出现软件不适配。WiiU不能被Wii兼容无疑是个问题,但WiiU本身却可以向下兼容Wii,如果用户有对新游戏的需求,这种不兼容性说不定恰恰会成为升级主机的动力。这样做的真正问题只是打破了任天堂的产品路线,试想让本该是旗舰新品的iPhone7承认它6SS的尴尬地位,对苹果来说无疑是镇痛的。但事实证明就算苹果给iPhone7s命名为iPhone8,也没收到什么好的效果。

这些Mii形象还可以用来作为玩家角色游玩Nintendo Land中一系列利用双屏交互的游戏。以DSi为始,eShop的出现让玩家产生了“我的主机”这样的归属感,而可以直接参与到游戏中的Mii形象则是让玩家直接以“我本人”的身份去游玩游戏并产生互动。玩家在主机中不再只是以一个“已购列表”的形式存在着,而是真切地参与到主机游戏的进程中。用任天堂美国总裁雷吉的话说,WiiU的核心是Games;Social;Entertainment。他希望“改变玩家玩游戏的方式,改变玩家和朋友社交的方式,改变人们在客厅里享受电视的方式”,这也总结了任天堂在Wii和WiiU两代主机身上延续的理念。

底座非常轻盈,这也和游戏主机的主要部分都在平板主机里有关系,想想看这台主机的电池、处理器等绝大部分功能性元件其实都在平板主机当中,底座相当于我们熟悉的各种扩展坞,通过将平板主机放进底座来将信号传递到电视上,从而摇身一变成为一台电视主机。这样的技术并不新鲜,在实际使用过程中,任天堂Switch的切换十分顺畅,加上底座也是给平板充电的缘故,当你使用平板模式在外游戏回到家后,你都会愿意将其插回底座进行充电。另外一个不易觉察的好处就是,其实这比我们日常使用手机等物品回到家总是要去找数据线充电的方式来说,插回底座是一个更加简便舒适的操作。值得一提的是,底座是通过USB type-C 口连接平板主机,而平板上两个磁力孔的设计也令插回底座这个动作一气呵成准确到位。如果你使用自带的电源适配器其实也是type-C 接口,直接给平板充电也未尝不可,不过一般在家都不会如此舍近求远,外出旅行带上适配器随时给平板充电倒是更为合理。在type-C 接口日渐成为主流的今天,任天堂使用该接口而没有整什么自家接口标准可以说是识时务和与时俱进的。

“是的这很酷,但你们应该为它做一款马里奥,全世界的玩家都在关注WiiU的马里奥和塞尔达会有怎样的改变”。——即使WiiU的概念再酷,玩家想要的也只是新的马里奥和塞尔达。SFC有《马里奥世界》和《众神的三角力量》,N64有《超级马里奥64》和《时之笛》,NGC带来了《阳光马里奥》、《风之杖》以及《黄昏公主》;Wii则有《马里奥银河》和《天空剑》,它们无一例外为游戏界带来了革命性创新,而WiiU早期却缺乏这些代表自身最强开发实力的招牌作品,即便是神作《荒野之息》也被最终延期到与Switch同步发售,它的成功和荣誉也已经不会为WiiU带来任何起色。

2012年的E3展前发布会上,任天堂强调了对“新游戏理念”的重视。在Nintendo Land中的《动物之森:Sweet Days》中,操纵GamePad的玩家扮演Chaser(捕者),其余操纵手柄的玩家扮演Runner(逃者)逃跑; 在《路易的鬼屋》中,需要一个玩家扮演“鬼怪”,其余玩家扮演鬼屋中的“游客”。操作WiiRemote的“游客”是不能在电视屏幕上看到“鬼怪”的,鬼却可以在GamePad上看到其他玩家并采取行动,比如在“游客”玩家必须收集的道具“电池”旁进行伏击。

分离式手柄Joy-Con算是一大亮点,楼主一个处女座,一看就挑上了“红、蓝”款的手柄。Joy-Con给人的印象还是非常惊艳的,一方面每个Joy-Con可以作为单独的手柄进行双人游戏,另一方面Joy-Con还加入了振动反馈、体感手势操作等一系列功能。唯一稍微值得吐槽的还是它的做工,在插入主机的时候,竟然有一次出现了无法识别的问题,貌似也有不少网友反馈Joy-Con在插、拔中会不断变松,老任这个还得设计的“紧”一点啊!

在任天堂eShop所下载的任天堂Switch游戏将不会绑定主机,而是绑定帐号,放弃了长久以来任天堂将游戏绑定主机的政策。[43]玩家可任意修改自己的任天堂账号所在国家或于同一台主机上登陆多个不同国家的任天堂账号,来方便地购入只在其他国家发行的游戏,或是选择在价格最低廉的国家购入游戏。这一政策在方便玩家的同时,亦被认为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当地发行商的利益。截至2017年10月,南非与墨西哥等国eShop因有多个游戏价格较其他国家eShop低廉而受到玩家关注。

完美风暴:价格,硬件设计,软件支持开关的想法已经存在:Nvidia盾片是一个测试运行,但是开关做的更好。任天堂的游戏,从第一到第三,都是一流的。它的新塞尔达和马里奥游戏是一个时代的游戏。任天堂还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作:围捕独立游戏开发商,制作一系列价格高昂的软件,如火箭联盟、Stardew Valley、Thumper和Steamworld等。与此同时,在冲动购买和挥霍之间,切换的价格徘徊在边界附近。不,售价300美元、280美元或470美元的价格并不便宜,但对于手持和控制台的两个控制器来说,这是一个完全公平的价格。玩了一年之后,我比以前更爱它了。

这一切都围绕着,但主要的过程显然是迷你游戏,在这个系列标题前所未有的。 首先想到的是,显然这些都是我们所面对的非常成功的 精选的100最佳小游戏,但不幸的是,它不是这样的。 在我看来,真正有趣的小游戏奖励玩家的能力只有二十多个,其他不错但是太短或者其他非常微不足道的,几秒钟的运气是主人,运气是唯一决定比赛命运的零星情况。 但帮助来到我们的帮助 创建自定义列表的可能性 除了那些预定义的控制台或者迷你游戏的类型,我们可以插入我们的收藏夹,只能玩,特别是那些。 交替的“更深”的小游戏,如 排球 对别人要求不高,速度快 赛道上的赛车 可以确保按照我们的需求定制的游戏能够娱乐,同时对任何人,无论是否是系列的退伍军人,都会造成压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